您的位置: 攀枝花信息港 > 美食

欧元区长端国债收益率走高违约黑天鹅将至

发布时间:2019-10-13 05:23:31

  欧元区长端国债收益率走高 违约“黑天鹅”将至

  持续进行的希腊债务谈判拉锯战,6月底迎来了关键时刻。

  6月30日为希腊偿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16亿欧元债务的截止日期,大限将至,但左翼政府控制下的希腊政府似乎并不畏惧债务违约,在过去数月内与IMF、欧洲央行和欧盟“三驾马车”的谈判中毫不妥协,而希腊亦多次游走在主权债务违约的悬崖边缘。

  受此影响,欧美债券市场近期出现了较为明显的分化。受累于希腊债务危机,欧元区多数国家国债收益率显着上升。希腊自身,其国债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6月17日跳涨31BP,升至12.65%这一年内值;德国、法国、意大利等国家,10年期国债收益率亦有较大幅度上涨。相比之下,受益者美国,其10年期国债收益率6月29日下跌16个基点,收报2.33%。

  尽管如此,市场普遍认为,此次危机对欧盟的影响不及此前一轮。

  “上次希腊债务危机,希腊10年期国债一度飙升到了36%,这一回仅略上升至12%,冲击十分缓和。” 民生证券研究院首席债券分析师李奇霖表示,危机的影响得以缓冲,很大程度上缘于“欧央行在QE之后,欧元区的金融体系其实是更稳固了”。

  对于此次危机蔓延至其他国家的风险,德意志银行认为,相对年希腊债务危机而言,蔓延风险较小。其理由包括:一是私营板块对希腊的风险敞口远远小于此前水平;二为希腊经济处于复苏阶段,且外围国家经常帐户处于利好境地;三则缘于欧元区这一外部环境的变化,欧元区危机的管理工具远强于以往,“欧洲央行将不会容忍金融条件的收紧,其通过量化宽松对国债市场的干预能力已得到证明”;则因欧洲稳定机制全面操作的有效实施,“爱尔兰和葡萄牙明确退出援助计划显示了欧洲取得成功的能力”。

  希腊10年期国债收益率升至年内高位

  希腊债务问题已经导致希腊国债收益率出现显着波动,同时对欧元区各国国债收益率水平产生较为显着的溢出效应。

  “6月17日,希腊10年期国债收益率跳涨31个基点,收报12.65%,为年内。”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王有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希腊10年期国债收益率6月25日虽已回落至10.5%,“但与其他国家相比,仍处于高位,显示出市场对希腊国债具有较高的风险溢价”。

  受希腊问题影响,德国、法国和意大利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均有较大幅度上涨,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6月26日,三国国债收益率与年初相比分别上涨75.47%、52.30%和12.07%。

  6月27日,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宣布政府提议就国际债权人提出的协议草案举行全民公决,打算以这一形式决定希腊命运:接受救助方案所附加的各项改革条款,还是干脆选择债务违约。但欧元区18国财长随后拒绝延长月底到期的希腊债务救助协议的期限。

  6月28日,希腊突然宣布采取资本管制措施,规定银行至少停业到7月6日,每人每天ATM多提现60欧元,除关键性及获得提前批准的商业活动之外,海外转账被禁止等。

  受数个事件叠加影响,避险资金纷纷外流,购买美债、黄金等安全资产,导致美债价格上涨,收益率下跌。

  Wind数据显示,6月29日,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下跌16个基点,收报2.33%。与此同时,欧元兑美元汇率也出现明显下跌,从年初的1.2043跌至6月29日的1.1133,跌幅达7.56%。

  王有鑫称,若希腊退出欧元,则欧洲各国的国债将受到更加明显的负面影响,欧债危机后相对稳定的局面将付之东流。届时,除欧洲股市、债市将受到冲击之外,欧元极有可能出现进一步大幅贬值,将欧元区经济脆弱的复苏前景蒙上阴影,对欧元信用长期的负面影响难以估量。

  “如果希腊退出,产生了多米诺骨牌效应,意大利、西班牙都要退,那影响就很大,世界经济可能会进入一个新的衰退。”李奇霖表示,若只是希腊退出欧元区,“可能反而会让欧元区看起来更健康,但对欧猪五国的债券,可能就不是好事。”

  中国债市国际化加速

  由于中国债市体量较小,开放程度亦较低,受此次希腊债务危机的直接影响较小。值得欣喜的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加速正带动债市的加速国际化。

  “今年2月自贸区本外币境外融资限制已经完全放开,海外资金也可以借助QFII、RQFII进入国内银行间债券市场,银行间回购市场也于近日向人民币业务清算行和境外参加行放开。”王有鑫表示,无论是走出去还是引进来,国内债券市场与国际债券市场之间的联系日益紧密,境内外联动性将显着增强。

  事实上,中国债券市场正在加速对外开放。

  央行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末,共有236家境外机构获准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债券托管余额为6346.1亿元。6月3日,央行宣布允许获准进入银行间市场的清算行和参加行开展债券回购交易,正回购的融资余额不得高于所持债券余额的100%,且回购资金可调出境外使用。

  “这是一件好事,庞大的境外人民币资金池,对人民币计价的资产和流动性需求与日俱增,回购交易放开有利于扩大境外机构的债券投资和流动性管理需求,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从跨境结算(货币的交易功能)转向境外持有(货币的储值功能)。” 中国农业银行金融市场部副总经理杨德龙日前对此如是评论。

  与此同时,中国企业也正在加速走出去,且步伐之大亦超过以往。

  6月24日,中国银行在迪拜、新加坡、台湾、香港及伦敦五地发行等值40亿美元以“一带一路”为主题的债券,为中国银行业迄今规模境外债券,受多国投资者热捧,平均认购倍数达3.4倍。

美食
故事会
动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