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攀枝花信息港 > 娱乐

武道神尊 第五百二十九章 冥神传承

发布时间:2019-09-25 19:26:41

武道神尊 第五百二十九章 冥神传承

第五百二十九章冥神传承

箭矢放光,包裹着滚滚异象射杀而至,竟是直接追着秦鸿而来,即使多番转向,亦是闪避不过。

秦鸿变了脸色,不禁绝望,这种气息太可怕了,让他根本都是生不起半点反抗的念头。哪怕是在至尊面前,他也不曾有过这样的心绪,这让秦鸿不免心忧,棺椁中是否葬着神?

“喵哩个咪的,给本天尊停下!”

狸猫怒了,浑身汗毛都是炸开了起来。牠蹲在秦鸿的肩头,猛然咆哮,那头顶浮现起一道虚魂,毁灭的威势炸开,一声咆哮吼断了虚空。

然而,这股威势却是无法破灭开那道箭矢,仅仅只是让得那汹涌而来的异象一滞,箭矢霎那停顿了片刻。

“昂!”

也就在这片刻间,龙吟咆哮,一头蛟龙冲霄直上,朝斜上方的山顶直接冲撞了出去。帝君之威碾碎了山体,一路轰开出一条石洞,带着秦鸿及狸猫冲天而去。

轰隆!

蛟龙出山,刚刚冲出去,那股箭矢就是紧随而来。尽管蛟龙的速度已经很快了,但最后的尾部依然被洞穿,鳞甲崩裂,血肉直接嗤嗤腐烂,并有着向上蔓延的迹象。

“断!”

蛟龙凄厉嘶吼,半截龙尾直接炸开了

武道神尊  第五百二十九章 冥神传承

,舍弃龙尾,蛟龙冲天逃亡。阵阵血雨洒落,染红了大片山体。

所幸那道箭矢在冲出山体的霎那便是直接炸碎掉了,漫天的诅咒之力扩散,在禁道谷底回荡,不曾蔓延出谷底。

故此,秦鸿等人逃脱了一劫。

回到山巅,蛟龙直接跌落在了地上,砸碎了地面。龙爪上抓着的秦鸿及狸猫也是一股脑滚落,一人两兽全都虚脱了。

秦蛟伤势惨重,龙尾与龙头一样,是龙躯最为重要的部分。此刻被硬生生崩断了半截,秦蛟再次伤了元气,故此虚弱至极。

须臾,蛟龙变小,最终如同一根泥鳅躺倒在地,许久都是难以动弹分毫。而在旁边,狸猫也是萎靡下来,整个人元气大伤,眼皮子都是耸拉了下来。

先前为了阻挠箭矢的诅咒之力,狸猫是拼了底蕴,故此耗损颇大。毕竟狸猫本就是有暗伤在身,一直都不曾恢复,故此此般拼命,让得暗伤再次加剧。

秦鸿喘了口气,这才翻身爬起,给秦蛟及狸猫喂了一颗疗伤丹宝。丹宝入喉,让得两兽的伤势稍稍平复,但距离恢复显然还差很远。

不得已,秦鸿将怀中仅存的丹宝全都喂给了两兽。

瞬时,秦蛟及狸猫浑身放光,曦光灿灿,那是强大的生命精气澎湃,精气神在体内沸腾的征兆。

见状,秦鸿舒了口气,这证明两兽的伤势在持续好转。

“还好!”

秦鸿如释重负,所幸不曾留下大碍,不然他会愧疚死的。

然而,在松口气的同时,秦鸿的眼神却又是冷厉了下来。此次事故,若非是那个黑袍青年,他也断然不会落得这样的地步。

偷跑到此地不说,还无缘无故暗害他,最终更是引动血潭棺椁中的生灵覆灭他们。这种恶毒手段,可见对方不曾安好心。

秦鸿自问不曾得罪过他,亦没有半点威胁他的地方。除非最开始误以为他发现了自己的金丹圣药外,便没其他的冲突。

但就算如此,那也不至于要他性命吧?秦鸿起初可没有伤他的意思,最终也就是阻挠了他离开罢了。

若是如此就要他的命,那对方就真的太嚣张了。

“小子,这次麻烦了!”

正在秦鸿思忖时,狸猫平息了下来,睁开眼睛,便是看着秦鸿说道:“那人身份不简单,定然大有来历!”

“你知道些什么?”秦鸿不禁盘坐,认真的询问狸猫。

先前的时刻,狸猫曾呢喃失色,提及什么勾魂曲,那是什么东西?狸猫既然认识,必然是认出了一些东西。

“什么是勾魂曲?”秦鸿追问。

狸猫闻言,那黯淡的眸光闪烁了一下,随即匍匐在地,似在思忖着要不要回答。

“说啊,闷着干啥?”秦鸿有些急躁,催促道。

“勾魂曲,是上古诸神时代的神曲,与‘镇魂曲’、‘安魂曲’、‘断魂曲’合称神魂四部曲。”

狸猫沉默了下,终是说道:“勾魂曲传闻一曲勾魂,一旦吹响,可勾动万灵神魂,控制万灵生死,执掌对方的神魂意志。这是一种恐怖神曲,来历非凡。”

“然后呢?”秦鸿又问。

“然后……勾魂曲,传闻在诸神时代,是上古冥神的传承神曲。冥神之所以能够掌控万灵生死,号称‘冥神让其三更死,无法留存到五更’的威名,就因这勾魂曲。”

狸猫的解释让得秦鸿勃然色变,这个小心简直太惊世。上古冥神的传承神曲,这个来历有多不凡,不需要细想就知道。

上古冥神的传承出世,那么黑袍青年的身份可想而知。那是上古冥神的传承者吗?

那么,黑袍青年的出生与来历,又与冥神殿有什么关联?

那么,黑袍青年来到玄天学府又有什么样不为人知的目的?

还有,那血潭棺椁中葬着的又是谁?黑袍青年的勾魂曲唤醒了对方的本能,对方怎知那棺椁中存在恐怖生灵?

秦鸿越是思忖,越是心惊,他隐约觉得,一场迷局似乎早已经布下,是一场跨越数个纪元的迷局。

“你知道,那血潭棺椁中葬着的是什么吗?”在秦鸿震撼时,狸猫那幽幽的声音再次传来。

“是什么?”秦鸿疑惑。

“一具圣躯,不灭圣躯!”

狸猫说道,语气中都是难掩震骇:“那具葬着的生灵,生前最低的修为境界都是超凡入圣。故此身躯不灭,万古不朽。”

“嘶!”

秦鸿不禁倒吸凉气,一张脸色都是一变再变。这接二连三的消息可谓是在狠狠的捶击着他的心脏,让他难以平静啊。

圣躯,传说中的圣人,超凡入圣。

诸神销声匿迹,圣人则顶天立地,凌驾诸天万域。在无神的时代,圣人就是主宰。这破落了不知道多少年头的遗址废墟下,居然葬着这样一位无敌的存在?

这得是怎样的惊天手笔?

葬圣!

又是谁人葬下的?

那这古宗门又是被谁屠戮?成千上万的尸傀又是被谁制成?这样的目的,为的是什么?就为了给一位圣人陪葬吗?

“那圣躯的体内,充满了一种诅咒之力,本尊猜测,其生前要么修炼过诅咒之力,要么就是被修炼了诅咒之力的人物给暗算。此两种可能,别无其他的。”

狸猫做出了推测,让秦鸿更是震撼。

诅咒之力,举世都寻不出一个修炼者,这是一种极其恐怖邪异的力量,诸天所不容。传闻修炼绝巅,一言出,可诅咒他人生不如死,影响万物生灵的福运祸根。

诅咒,真正的逆天改命。

可想而知,这是一种如何恐怖的力量。

“可怕,太可怕了!”

秦鸿摇头,除此之外,他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形容他心头的震惊及情绪。

“小子,你还是多小心一下那家伙吧。其他的,暂时还和你无关,你也管不了。那家伙竟会勾魂曲,想必与上古冥神有着莫大的关联。而你既然与其结仇,那么就注定会和对方踏上一条对立路。”

狸猫扭动了下疲惫的身躯,意兴阑珊的告诫:“你如果想要破解这一切迷惑,兴许那家伙也将是突破口。他既然入得玄天学府,并且寻找到了这里,那么想必对此会有所了解。”

上古冥神,一曲勾魂,断人生死,葬人神魂。

而这一切,与这场迷局定然有一些联系。

狸猫如此猜测,想必是有着一定的道理。

秦鸿暗暗点头,记下了这些。

“为今之计,我还是需要完善己身,寻求突破方法才是。”

秦鸿盘坐在地,转移了话题。唯有破境成皇,才是他现在的目标。至于其他的事情,他还不想过多的耗费心神。

“你身上的福缘深厚,只要你勘破己身,寻求突破之法太多太多。”

狸猫却是在旁嘀咕,“本尊当初授你的丹皇经,控火术,与你所得的诸多机缘,皆都是福缘。”

“你想说什么?”秦鸿眉头一凝,看向了狸猫。

“皇境,所修乃道,追求的与道齐平。故此,皇境修道韵,接引诸天道韵加身,得到天道认可,故此成就武道绝巅。”

狸猫说道:“而大道三千,成道路更是数之不尽,变幻莫测。想要寻一条成道路,太简单太简单。但唯一艰难,则是此道是否符合你的道而已。”

“那我应该怎么做?”秦鸿请教狸猫。

“你之所以被囚困在此,无外乎被天道压制。若你悟透这天道,那天道于你而言,还有什么可怕的?”狸猫哼唧了声,似乎说得很随意。

但秦鸿听在心里,却是暗暗震惊。

悟透天道?

这怎么可能?

大道三千,小道十万,秦鸿若要悟透天道,那得需要多少年头?

若待他悟透三千大道,只怕这天地都已经另换了模样。

“嘿,本尊就是随便说说,你的道是你自己走的路,与本尊所说没有半点关系。所以,别太执着,本尊可左右不了你的意志。”

见得秦鸿有些迟疑,狸猫呲牙一笑,随即身躯缩小,直接窜上了秦鸿的肩头。

“那老头儿说得对,现在的你,兴许,不破不立。这是一条道,你可以试试。”肩头再次传来狸猫的声音。

“不破不立?”

秦鸿不免陷入沉思,许久未语。

狸猫瞥了秦鸿一眼,便是不再言语,身子一缩,蜷成一团,直接埋头匍匐在了秦鸿的肩头。蛟龙亦是化作黑绳,再次缠绕在了秦鸿的发梢,销声匿迹。

荒僻的山巅,仅余下秦鸿枯坐在此,陷入了深沉的冥思。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怎么去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怎么收费的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开车怎么走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怎么搭车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怎么坐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