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攀枝花信息港 > 汽车

菲律宾准备效法印尼矿石禁令镍市为之恐慌

发布时间:2019-03-28 20:30:30

菲律宾准备效法印尼禁止出口未加工矿石的消息,上周在伦敦镍市引发恐慌。

在印尼中断出口之后,菲律宾成为中国广大的含镍生铁(NPI)产业主要的镍矿供应国。这个供应管道可能中断的威胁,显然使得镍市多头加速发展。

到了周二,菲律宾议员称,这样的禁令至少要有五年宽限期。

伦敦金属交易所(LME)指标三个月期镍CMNI3当日随之大跌1,000美元至每吨18,925美元,

菲律宾准备效法印尼矿石禁令镍市为之恐慌

前几个交易日的涨幅悉数回吐。

不过,倘若各界集体假设菲律宾的情势发展将与印尼状况相呼应,市场对于菲律宾延后出台矿石禁令一事似乎有点儿过于放心。

比较没有疑问的是,近价格如过山车上下震荡,说明镍市多头心态,特别是其对供应面消息的热烈反应。

菲律宾矿石的重要性

自印尼在1月推出对矿石出口的全面禁令以来,镍价表现就超越在LME交易的其他基本金属。

可以理解,自印尼总统签署禁令以来,该国已导致全球失去近三分之一的镍矿供应。

中国众多的含镍生铁生产商都面临风险,他们是国内不锈钢行业的主要镍来源,但是严重依赖印尼矿石作为主要原材料。

看多动力上周戛然而止,因为LME库存明显增长,这显示全球镍供应还并未短缺。

菲律宾长期作为中国含镍生铁生产商的第二重要镍矿石来源,不过其矿石质量通常低于印尼矿石。

现在,菲律宾成了镍矿石的来源。随着中国对替代供应的需求增加,菲律宾出口量也快速增长。中国7月从菲律宾进口量为创纪录的500万吨,今年累计进口增长15%。

市场的共识是,菲律宾镍矿石不能完全替代印尼减少的供应,但是原料进口增加或许能大大延长含镍生铁生产商的生命线,尤其是它们把这些供应掺入现有库存的话。

这就解释了为何传出菲律宾议员在考虑类似印尼禁令的立法时,镍价会出现飙升。

但多头泡沫很快消散,因为后来得知可能需要约两年时间来制定和通过该法案,另外还需五年才能开始实施禁令。

不用恐慌了?

五年的宽限期与印尼立法过程类似,出口禁令于2009年在印尼成为法律,但今年才执行。

市场因此推论,菲律宾的禁令将在七年后实施,距今还很遥远,不会现在就导致重新估算镍供应时间线。

不过这得假设菲律宾的法律程序也与印尼相同。

别忘了,直到2013年几天,也几乎谁都没想到印尼真会实施禁令。矿业部门积极游说希望能阻止其实施,或至少降低力度;而且印尼决策的任性特点说明,该法案可能的结局是半道妥协。

但事实不是这样。印尼政府毫不手软,连该国的大型铜矿美国自由港麦克默伦铜金矿公司和纽蒙特矿业(NewmontMining)(NEM.N:行情)都不得不协商修改合同条款,以便计入大幅上调的出口税和终禁止出口铜精矿。

没有理由假设菲律宾会在时刻上演类似的逆转剧情。该国政府会紧跟印尼的脚步。到法案颁布时,菲律宾应该已经有几家含镍生铁厂投入生产了。

换句话说,菲律宾政府未来实施禁令时可能加快步伐,比方说事先把承诺修建加工厂和颁发新的镍矿开采许可挂钩。

当然细节决定成败。不过若是假设菲律宾与印尼情况相同,恐怕有点冒险。

与印尼不同的是,菲律宾将拥有一个模版案例,可以在此基础上微调政策。

多头火力

无庸置疑的是,镍市中呈现休眠状态的多头派,因菲律宾方面的消息而苏醒过来。

LME的库存升高或许已令年初的多头气焰受到压制,但显而易见的是,多头仍磨刀霍霍,因应供应面消息而伺机出手。

LME的持仓报告(COT)显示,基金经理人在上周的下半周缩减现有的期镍空仓,并增持多仓。净多仓增加逾5,000口至38,400口,相当于15%的未平仓合约,这样的水平只有锌市可以凌驾。

因此,周二期镍暴跌的走势,被视为是趋势急转直下。

然而LME有关基金经理人短线仓位变动的数据,只能得知这个市场部分的投机操作。

更多讯息要看LME镍期权市场。7月期权交易量为86,854口,虽然远不及5月接近216,000口的高位,但仍是高于2014年之前的任何月。今年迄今累计的交易量是去年的四倍多。

这实在合情合理,因期权、特别是远月期权,是一种无需知道印尼镍矿禁令何时开始实质影响中国NPI行业,就可以参与镍价上涨获利契机的工具。

由于期权的卖方被迫做对冲买进,任何急涨将会催化升速。这次之所以没有发生这样的情况,是因为这波升势太快就熄火了,不过,这波上行走势的初升速,应该被视为一警讯,可从中窥知一旦供应面出现紧俏迹象,镍市就很有可能出现这种走势。

菲律宾效法印尼矿物出口政策的举动,短期内不会影响到供应面,但仍实实在在危及未来的供应情况,不尽然得等上七年。

(:中冶有色技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