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攀枝花信息港 > 汽车

无上人皇 0459章 青藤可杀人

发布时间:2020-01-18 17:01:42

无上人皇 0459章 青藤可杀人

说这句话的时候,两人并没有刻意收敛声音,所以有很多人都听到了,只是大多数人都一脸茫然,并不明白这两个字的含义以及分量。

唯有少数人真正了解这两个字对魂师来说意味着什么,但他们同样是一脸茫然,因为他们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在他们的认知中这是不可能发生的。

诚然,今天已经发生了许多正常情况下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是这一件不同,这是修炼世界无数年传承下来,被亿万魂师所证明了的真理。

领域,是传说魂师才能拥有的,即便是天赋再高战力再强的完美魂师,也不可能拥有领域。

领域,狭义的理解,就是魂师在身体周围制造一个独属于自己的领地范围,在这个范围之内,魂师拥有着远超其他人的掌控程度。

比如,他可以让空气流速变快或者变慢,以此来影响他人的攻击,他可以更加轻松的调动领域内的能量和各种元素,用之于攻击和防御,如果领域的等级足够高,甚至可以令空间扭曲,令时间停止。

当然这一切都是相对而言,如果两个拥有领域的魂师交手,最终还是要看谁的境界更高,手段更多,对领域的掌控力更强。

从广义上理解,领域就是魂师自己圈定、构筑甚至创造出的世界,既然是自己的世界,自然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随心所欲,当然这也是指高级的甚至是完美的领域,以传说魂师的境界来说,其领域当然还远远称不上世界。

不管怎么说,领域是高级玩意儿,完美魂师都渴望不可及的手段,夏青阳不过是卓越魂师,再逆天也不能夸张到这个地步吧?难怪强横如明月,深沉如海东青,也难以掩饰心中的惊讶。

“不对,这似乎与传说中的领域有所不同。”澜落影突然出声说道。

明月等人震撼过后也渐渐冷静下来,听闻澜落影的话,又认真的观察了一番,也得出了相同的结论,这并非真正的领域,尽管看起来也起到了领域的效果。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刀域。”一道弱弱的声音在众人身后响起。

几人循声望去,然后不约而同的颔首,竟是一致认可了此人的判断。

原因无他,此人正是雷声,这个文文弱弱的少年,当初配合澜落影和苏纳对夏青阳等队友进行了卑鄙的偷袭,让夏青阳等人至今耿耿于怀,雷氏家族突然态度大变倒向皇朝一方,更是让双方本就不对等的实力天秤愈发倾斜。

雷氏家族镇族魂技雷霆八刀,乃是顶尖的刀法,族长雷雨堂更是被誉为刘三之后用刀第一人,其子雷声在其他方面或许不如在场几人,但在刀法上绝对拥有最高权威。

他说这是刀域,那就一定是刀域了。

刀域也是域,但却是更加狭义的领域,真正的领域是由魂师的魂力沟通天地之力形成的,刀域却是凭借刀法刀势布成,起作用远远不如真正的领域强大,但是也足够恐怖。

用刀之人且不说,器魂师中以剑为本命魂器或者直接使用魂器长剑者占绝大多数,至少有亿万之数,但能形成剑域者不超过十人,由此可见即使不是真正的领域,也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到的。

只是刀域就是刀域,以雷声的境界眼光和身份来说,总不至于判断不出,为何要说猜测?谦虚也不用如此过分吧。

明月等人见识本就不差,略一思量就明白了雷声为何会如此的不确定。

既然是域,就会有界限,有范围,有大小。

通常来说,传说魂师的领域大概在身体周围数寸到半尺之间,最顶尖的那几位也不会超过一尺。

刀域、剑域等严格来讲属于低等级的、不完整的领域,所以范围通常要大一些,但是也十分有限。

夏青阳不过是卓越境的魂师,能够拥有刀域已是奇迹般的存在,范围又能大到哪里去,有数寸距离大概就是极限了。

然而事实却也并非如此,通过妖兽们的反应可以看出,他们在距离夏青阳刀法覆盖范围两尺远处,动作显然就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两尺是什么概念?本身就拥有领域的北疆第一剑谢玉和天下第一刀刘三,又同时拥有剑域和刀域,却也只是堪堪达到三尺而已。

夏青阳天赋虽强,将来也未必不能达到甚至超过这两位的成就,可至少目前来说,依旧称得上是天差地别,差着好几个级数。

想到这儿,强如明月深沉如海东青骄傲如澹台鸿月,心情也不禁轻松了许多,夏青阳隐秘而强大的手段有许多,能够营造出这种效果也并非没有可能,虽然这样的手段也极为可怕,却总比夏青阳领悟了刀域更易令人接受。

但不论如何,妖兽大军再次陷入了绝望的冲锋之中,数万的死伤,竟然没有换来对手哪怕半步的后退,耻辱?不,兽族向来不会有这种感觉,它们只会更加的暴虐,更加的疯狂。

当冲来的妖兽中精英后境的数量越来越多,甚至偶尔会出现一两只卓越级妖兽时,人们才骇然发现,夏青阳已经在那儿站了足足两个时辰,兽族大军已经死伤大半,余下的不足三万。

一个人在两个时辰内斩杀了五六万妖兽,而且其中还不乏卓越级数的强者,这大概是一个记录了,想来当年的刘三也没有做到这一点。

最恐怖的是,这个记录还没有写完,依旧在继续提高。

莫非他真的能杀完?

所有人都忍不住想到了这个可能,可随即又狠狠的否定了它,因为这太不可思议了。

澹台鸿月也忍不住动摇了,他看了看海东青,目光中的意思很明显:万一他真的成功了呢?

海东青回以自信的微笑,低声而坚定的道:“不会。”

不会,可以是一种判断,代表着海东青的判断。

不会,也可以是一种态度,代表着海东青的态度。

澹台鸿月心领神会,在他看来,有了态度,就有了结果,判断并不重要。

如果说夏青阳单枪匹马封锁道路的行为犹如天神下凡,那么兽族大军不知疲倦的冲锋就好像死神的奔袭,没有畏惧,没有退意,没有动摇。

哪怕是整个队伍的损失已经达到八成,整个队伍的声势已经削弱了大半,它们依旧在冲锋,只是此时的冲锋速度更加迅猛,手段更加老辣,配合更加默契。

因为低阶的妖兽几乎已经死绝,剩下的至少是精英中境和后境,卓越境的妖兽也不在少数,尽管大都是卓越初境,其个体战力却也足够威胁到夏青阳。

那疑似刀域的范围已经缩小到一尺以内,卓越境的妖兽扑击进去受到的影响也微乎其微,夏青阳的出手又快了起来。

但是所有人都看得出,他已经濒临极限了,越来越多的妖兽冲破了他的封锁,而且终于有一两只卓越妖兽穿破了青藤红花,虽然一个照面就被素云仙和安小邪给解决掉了,但却意味着那道最不可思议的防线快要崩溃了。

终于,夏青阳在一些期待和一些遗憾中退了,他把金色猴子和龙马召唤回去,然后直接施展瞬移来到青藤红花之后,任由兽族大军撞了进来。

此时的青藤红花,此时的妖兽境界,跟最初时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所以结果理应也是翻天覆地的。

事实也是如此,青藤寸寸断裂,红花朵朵凋落,就连紫色烟雾都淡了许多,最前头的妖兽眼看就要穿过那一地残迹扑向夏青阳。

夏青阳突然收起了猎刀,双手开始结印,明月提聚魂力,随时准备出手。

异象陡现。

凋落的红花依旧,断裂的青藤却像活了过来,有的飞到空中,有的贴地摆动,然后像一阵秋风吹起了满地的松针,针刺破空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然后是妖兽的痛苦嘶吼声,以及人们的惊呼声。

成千上万段青藤,就在那片空间内无序的飞舞,像是飞刀,又像飞剑,更像飞针,但最像的还是发丝,外韧内刚,千变万化,无孔不入。

那些身躯庞大,皮甲坚韧的妖兽们,第一次露出了惊恐而绝望的神情,因为这种攻击方式太残忍,太诡异,它们甚至不知道该如此去躲避,因为根本就无处躲避,它们也不知该如何去阻挡,因为根本就无法阻挡。

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发出撕心裂肺的痛苦嚎叫声,以减轻**所承受的痛苦,以及内心的恐惧。

这种死法是如此的痛苦无助,以至于对妖兽本该没有任何同情心的人们,竟然不由自主的感到了一丝可怜。

明月等人自然不会有这种情绪,他们关注的是夏青阳突然用出的手段,同时操控如此数量的青藤对于他们来说也能办到,可让这些青藤化作无坚不摧的杀人利器,却有些匪夷所思,青藤并非魂器,无法灌注魂力,而且及时是灌注进魂力,也不可能有这样的杀伤力。

素云仙和安小邪却震惊的对视一眼,同时想到了夏青阳曾留给二人的上古魂技之一,白发三千丈。

阜阳市中医院
溧阳市人民医院
重庆男科医院
九江治疗白癜风办法
威海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