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攀枝花信息港 > 育儿

代嫁双面妃 第一百二十九章 孤单恐惧

发布时间:2020-01-16 18:59:44

代嫁双面妃 第一百二十九章 孤单恐惧

“贵妃娘娘和三皇子殿下,可对?”齐子煜制止了她的动作,上前截断她的话反问道。

“你。。。”颜以筠抬头看着他,似乎有些无法置信。

“他们派来的人特征太明显,那时我就已经发觉了,若非如此,你父亲怎么会突然表明立场,站在我这一边,还不是因为之前贵妃想对你父亲不利!”齐子煜无奈坦然道,伸手想要扶住颜以筠,她想旁边闪身,却因着身体虚弱脱力,还是没有躲过。

“原来你们都早就知道了,只有我一个笨的,傻乎乎的差点把命搭进去。”颜以筠转头盯着暗道中的一角,神色倦怠。

“我阻止你入宫就是怕他们会对你下手,”齐子煜看她的模样心中无名火突起,他千方百计的劝说,而颜以筠却执意入宫,以为他不知道真正的原因。

“白楼对你就那么重要!命都不要,谁的话也不听,是不是夜慕笙给你喝了迷魂汤,让你什么都不顾了!他让你入宫做什么?行刺?打探?哪个不是置你的危险于不顾,你这样到底是为了你想要的那力量,还是因为夜慕笙!”

“你说什么?”颜以筠脸色本就苍白,惊讶之下更加没有血色,却不是为了他最后一句质问,而诧异他竟然连这个都查探清楚“你知道。。。”

“我是龙卫,这朝中的各位大臣在家中说了什么,做过什么都逃不过我们的眼睛,你天天在我身边,那样反常的表现,我会察觉不到?夜慕笙用救我来跟你做的交换,还是你自愿为之。”

齐子煜也不知自己这火气到底是为了什么,只是胸口憋闷的难受,从来没有过的在乎,是的,那就是在乎吧。已经触手可及的温暖,谁能放手再回到一个人孤寂的冰冷。

“他救你没有提任何条件,你想太多了,只是我们之间的事情。与你无关!”颜以筠冷声反驳,拿开他钳制自己的手指,不想继续再纠结这些事情,她是为了白楼的任务而入宫,可是却也因为齐子煜将任务的事情完全抛之脑后。还不知道夜慕笙那边会怎样。

颜以筠向前走了几步,黑暗的地道不知道有多长,而她身边也没带火折子,只能兀自摸索着扶着墙壁一点点移动,即便是如此,她也不能再面对齐子煜,这样的话题会无时无刻不提醒着他们彼此本来就各有目的,之前的一切平和温馨都只是假象。

她浑身无力,腿更是软的如同两根面条,随时都有跌倒的风险。身后没有脚步声传来,看来齐子煜是笃定自己走不出去,或者这里根本就没有别的路。她脑子一刻不停,却冷不防抬头,齐子煜几乎是瞬间出现在她面前,半黑半亮中看出他几乎咬牙道“与我无关?”

“你的伤已经好了?”颜以筠眉头皱的更深,怀疑的上下打量他“你骗我!”

齐子煜本来满腔的火气突然停在了半截,不上不下的,表情有一瞬间的慌乱,被颜以筠捕捉的准确及时。

“果然!你早就算好了?”颜以筠有一种被背叛的感觉。那时他们即便已经亲密起码算是朋友,却已然无法逃脱互相算计的命运,若非他装作重伤未愈,自己何必心急火燎的要赶出宫。又怎么会落单导致被追杀!

痛楚的眼眸盯着齐子煜的双眼,直到他不忍再看而转开,浑身更加疲惫不堪,一颗心逐渐冰凉,颤抖着抓住墙面,手臂上的伤口又开始流出血来。在墙面上印下一个又一个手印,轻轻从他身边绕过,继续前行。

还有什么好说,她隐瞒了白楼的任务,齐子煜也利用她的关心来欺骗了她,谁也不欠谁的,没有对错,齐子煜曾说他们敌我不辨,可现在才明白,即便如此,他们之间也是层层的隔阂,永远无法坦诚相待。

“络锦,络锦,是我不该骗你!”仿佛是用尽全力的拥抱,颜以筠被从后面撞到,若不是接下来的禁锢,恐怕就要扑倒在地,她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便听耳边已经响起低哑的声音“别走,别放弃我!”

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表情,可是颜以筠却清晰的听出了那声音中的颤抖,她挣扎了一下,没有任何松动,而且身体确实已经提不出丝毫力气,便只任他抱着,不反抗,却也不说话。

“我从没有想到这个隐瞒会差点害了你,我最初的目的不过是向那些安插在齐府的眼线示弱,让他们以为有机可乘,这样才能真的抓住幕后之人。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齐子煜甚至有些语无伦次,心里的空在逐渐扩大,即便他将颜以筠抱在怀里,却也仿佛她会随时离去,无法控制,自小到大从来没有一件事情,一个人让他觉得不在掌握,这是第一次,让他不知所措。

“没有关系,本该如此!”

“我不知道,那时你执意入宫,我。。。我赌气的认为你将夜慕笙看的更重,所以。。。是我早就猜到他们会动手,等我发觉宴会上你不在却已经晚了!络锦,再不会这样了,别留下我一个人!”

颜以筠身子颤了颤,似乎有些温热的感觉,她不知是否自己的感觉出现了差错,这个怀抱并不温暖,反而透着几分冰冷的倔强,心里竟意外的柔软,那是母性爆发吗?

面对这样一个孤独的少年一般的男人,几近耍赖撒娇的方式,确实很激发一个女人的母性吧,也只是这样!颜以筠认定了自己的想法,便放了心,毕竟他曾经那样全心讨好自己,就算是安慰吧。

“我现在这样,又能去哪,我们回家吧。”颜以筠想要抬起胳膊,可是却被他紧紧勒住,伤口疼的倒吸了一口气。

“很疼吗?”齐子煜连忙松手,借着一点点透过来的光芒查看,发觉伤口没有再次崩裂才又矮身将她抱起,透着喜悦的温声道“我们回家,这就回家!”(未完待续。)

沁水县人民医院
厦门大学附属中山医院
长沙哪家治疗白癜风医院好
九江治疗妇科费用
武汉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