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攀枝花信息港 > 旅游

你们这些NPC 第三三八章 短暂的平静

发布时间:2020-01-16 22:45:59

你们这些NPC 第三三八章 短暂的平静

小龚死于虚弱,她是被阿拉斯加“吃死”的。

所有的力气都化作了具体的食物,出现在阿拉斯加面前的餐盘里,被它吃了下去,第一块食物是小龚的身体肌肉的力量,被咬碎后,她连手术刀都握不住,刺在李医生腹部,就从手掌的另一边滑出来了,掉在地上,她被按住后不是不想挣扎,而是无力挣扎。

第二块食物是她保持内脏运作的力量,被咬碎后,她身体的各个系统都将停下来,到了这里,她就必死无疑了,只是死的速度还不够快。

第三块食物是她维持生命的力量,心跳停止、呼吸停止,人也就随之死亡,这块食物对阿拉斯加来说只能算是甜点,可吃可不吃,吃下去,只是为了尽快结束小龚的生命,毕竟孙安还开着膛躺在手术床上。

它平静的趴下去,扫视了一遍众人,似乎有些犯困了,眨巴着眼睛,但是一直没有真正的闭上,任务还没有完成,它只是救下了李医生,结束了手术室短暂的混乱,如果有人想要掀开孙卫国的头罩,它会用相同的方式结束那个人的性命。

红桃10,能力名【盛宴】,能力标志是一个圆圈,里面是由两条交叉的线组成的鱼,像是放在盘子里的鱼,不过鱼的里面还有几个希腊字母“ΙΧΘΥΣ”,能力说明——最后的晚餐。

最后的晚餐不是指吃最后的晚餐,而是成为最后的晚餐。

“我们继续吧。”最终还是刘静打破了沉默,向李医生说道。

李医生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地上有些吓人的尸体,取下那双丁腈手套,拉开了他的袖子。

手臂被刺了一下,但只有一个小小的伤口,而且手术刀是消过毒的,根本不需要担心感染的问题,刘静用纱布帮李医生裹好了伤势,众人又回到了手术床前。

少了一名护士,对手术的影响并不大,只是另外三名护士需要做的事稍微多了一些,小小的风波过后,手术室又恢复了宁静。

虽然众人的心情都平静不下来,但只要李医生还能集中注意力,手术就可以顺利的继续下去。

…………

…………

公寓里也恢复了平静,梁琛仰头靠在沙发背上,已经迷迷糊糊睡着了。

他被声光手雷炸得晕头转向,耳朵叫、脑袋疼,再加上昨天下午操劳过度,人累了,心也累了,环境一安静下来,眼睛一闭就睡着了,跟先前中了能力没太大区别。

乔尔以是同样的姿势靠在沙发上,不知从哪里摸出来顶渔夫帽,罩在额头上,高高的鼻梁抬住了帽檐,看起来也像是睡着了。

不过他没有睡,连一秒钟的恍神都没有,思考着将来的计划,听着周围的动静。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但对这个冗长的夜来说,分和秒还是过于短暂了,手术得要好几个小时,顺利的话得到天亮之后,不顺的话搞不好得到中午或下午。

某一刻,乔尔揭开渔夫帽,露出双眼,看向了门口,他听到了脚步声,但这并不是危险的信号,门外有人站岗,总不能让人一站就是几个小时,该换改还是得换,反正就一夜,为了让所有人都保持较好的状态,三十到六十分钟换一岗是比较合理的。

门外的人低声交谈了几句,脚步声再次响起,换下来的人离开了,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乔尔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现在是凌晨四点多,手术已经进行了一个多小时,也不知道是否顺利,“加州旅馆”的时间流逝速度与现实世界相同,如果没有意外的话,现在已经在进行肝脏分离作业了,破坏永远比建设容易,摘取内脏不难,难的是把内脏装回去,并且保持血液畅通。

他重新把帽檐压下来,继续养神休息。

…………

到了临时五点多,东方的天边已经有了一条模糊的白线,线会很快变成面,幕布一样笼罩着大地,直到太阳升起,把这块幕布给晒“化”。

和乔尔猜测的一样,逃跑的北俄人没能找到,增援早就到了,警察的数量增加到四十名左右,本可以更多的,可购物中心的事情还没完,很多警察仍在那边,而且城市的安全不能不管,该上班的警察还是得去上班。

梁琛也终于醒来了,睡了这么一会,精神好多了,抬起头看到抱着手坐在沙发上的乔尔,打了个哈欠问道:“你真不打算活动一下?现在各层都有警察守着,电梯、楼梯、屋顶、大门都有人守着,就算出事也能听到动静,你要是不休息,呆会又出事,可就没精力跑了。”

乔尔笑了笑,说道:“一夜不睡,还不至于影响我的行动,而且这件事完了之后,我就可以放心的去睡,倒是孙安和你们,今后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办法好好睡觉。”

他笑得有点兴灾乐祸的味道。

梁琛叹了口气,问道:“孙安还要在这里呆多长时间?”

他真心希望那个祸根能离开清济。

“这我就不清楚了。”乔尔耸了耸肩,“我可以影响他的决定,但不能让他违反自己的原则,他是个守信的人,要是没什么大的意外,他可能还要在这里呆两个月。”

“两个月?”梁琛几乎是叫起来的,才短短几天的时间,就已经出了这么多事,要是孙安再在这里呆两个月,这座城市很可能会彻底消失,变成海洋的一部分。

“我只能向你们表示同情。”乔尔耸了耸肩。

不管对哪里的警察来说,孙安的到来都是无妄之灾,只不过清济市的警方特别倒霉,他们都被孙安带上了一艘在风暴中摇摆的小舟。

二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时间很快来到了六点,天色已经亮了,街上渐渐有了行人,有晨练的老人,也有值夜班回家的人,人多了、车多了,监控附近街区成了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总不能把路封掉,严格盘查所有行人,就算查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孤儿的武器都是带在身上的。

到了六点半,尖叫声在某间公寓里响起,屋子的主人发现了倒吊在客厅天花板上的尸体。

-

辉县市妇幼保健院
沧州眼科医院怎么样
东莞治疗盆腔炎费用
济宁牛皮癣
新疆看牛皮癣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