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攀枝花信息港 > 生活

神煌 第六七零章 后方伏兵

发布时间:2020-01-18 16:31:51

神煌 第六七零章 后方伏兵

“宗任两位将军,都可称是无双名将即便是在大商,也可为一方之帅,封侯拜公不在话下,却肯效力于乾天,实是君上之福——”

孔瑶目光闪动着,带着几分感慨之意

他也未想到,任天行会把这一战,打到这种程度

也是不解,似任天行这样的将才,怎就肯屈身在东临云陆,这个偏隅之地?

这等样的用兵本事,是无论放在何地,都会被重用有加

难道这宗守,真是有什么异乎寻常的魅力?可使这些人杰,都俯首听命?

片刻之后,下方的战局却是一变

那正中方位,那夜魔军竟不再去堵那几十万赤甲战士的兵锋

许多夜魔武士,更是从前方撤了下来,在后方千丈处重心列阵

不多时,一个严阵宽大的阵列,就已经摆开〗翼伸展,呈凹月状隐隐有从两侧,夹击任天行那几十万大军之势

那边与宗原对峙的五十余万夜魔,也同样如此并不急于援救自己的同族,而是阵势排列更严整,缓缓压了过来

又有一部大约十万人,在的小心翼翼的包抄那赤甲骑军的后路

孔瑶蹙了蹙眉,而后略含着几分不甘道:“那夜魔军诸将,也都非是庸才——”

无比果断的割肉,防止战局更为糜烂如此果决,非是久经战阵不能为

其实这三个月时间,早就已对这些夜魔将帅用兵之能″晰了然

这些日子,固然是被她算计,折损了不少可自己一方,也没少吃过亏

所以一开始,孔瑶就没指望,这一次,就能够将对方彻底击溃

若是真那么容易破敌她也不至于要用那种种手段,逼使珈明罗王与她在这里决一死战!

果然片刻之后,任天行在击浪前方之敌后就不再追击

而是重整阵型,一边警惕防范着对面,一边步步为营的后撤

一直退到了那已经被摧毁的石堡之后♀才停下

宗守那边也同样如此,铁骑践踏,收割了数万夜魔的性命,也同样是见好就收,果断的一个回旋几十万铁骑,安然的撤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而此时夜魔,虽是死伤达十三万之巨,却依然是牢牢把握着大势!

只是任天行与宗原的这一次出击,也非是无有成果虽未成功溃敌,换来的是中军与左右两翼的士气暴涨!

自天黑之后就只是被动的应付夜魔军攻打早已让人是渐渐麻木,绝望中求死

可这一次小胜,却似乎让这山脚之下,所有的战卒,都是看到几分消

原来这夜魔军也不是不可战胜,也不是无法击败!

原来他们,也非是毫无还手之力!乾天军中,还有着任天行与宗原这样可力挽狂澜的大将!

坚持下去,说不定就能胜,能够活下去——

此时对面明显用兵也更为谨慎从山巅望,可发觉更多的军镇,从左右两侧抽调了过来

赫然是将整整六十个万人方阵,摆在了中央正面

使两翼的压力,骤然轻松了下来

任天行却也是怡然不惧,五十万赤甲战士,依旧在废墟之后列阵,军势如山,巍然屹立!

宗守看得是轻吁了一口气,以任天行之能,应该足可自强攻之下,守到天明之时!

到了那时,就已是利于不败之地∏胜多还是胜少——

不过这接下来,就该是消耗战了,也最是残酷不过

那夜魔主将在任天行手中吃过一次亏,绝不会再有轻视之意

这乾天山下,必将化成血肉磨盘!

正蹙眉之时,那夜空之中,忽然一阵波纹般跃动一枚符令,忽然穿空而至

引得这附近的侍卫,都紧张的转过头,往那边看了过来,

宗守也挑了挑眉,仰头望去当那符令入眼,是既觉不意外,又稍稍有些怔然

挥了挥手,示意周围之人,无需戒备再伸手一探,将之抓在手中意念稍动,便知这正是此时的苍生宫主方文所传

符中之意别无其他,只是关切他的安危,也到底是有些不放心此战

七千苍生玄龙士,本已经在三日之前赶至辉洲隐伏,随时可赶至此地,助他一臂之力

只是此时,却出了些意外七绝山之后,另有一支精兵潜伏⌒不明来历,不过其规模却不在苍生道这七千道兵之下,实力则更有盛之

此时正是互相牵制,帮不上他太多

符中最后,则是二十个字——身处杀局,小心防范,当慎而又慎!事若急,则求生为上!

宗守是挑了挑眉,微觉暖意

虽无法来援,可这位苍生宫主的关切之意,却洋溢于字里行间

旁边的孔瑶这时却觉出一丝不对,柳眉轻蹙道:“可是出了什么变故?”

“毋庸在意,小事而已!”

宗守闻言是冷冷的一哂,手轻轻一握,就将这符令,彻底的粉碎!

这世间能够轻易拿出与苍生道同等规模的道兵,不过寥寥三五大宗

除了太灵元始,就只有五大穹境,加上雄踞中土数十州之地大商!

这支精骑到底是来自何处,宗守此时却懒得理会他此战背山而立,在高耸拔绝之所三千里内的动静,都可了如纸张幻心镜在手,更不愁为幻术所迷

无论这群六阶道兵,有什么样的打算,也是无妨!

只是心中却觉一阵阴冷,不事先通告,也未有与夜魔决胜负之意

这些人到底是为何而至,是不问可知!真可谓是亡他之心不死,如此迫不及待!

话说回来,那为方回师侄,不顾苍生道如今四处吃紧,一次就把七千苍生玄龙士遣了过来÷也认定了他宗守,是必输无疑,还真是大手笔——

也就在此时,耳旁忽的又传出了一声轻笑:“对君上而已,的确是小事此战只需拖到午时大胜,一切宵小之谋,都如中夏之雪,不成气候”

说到此处,那人接着又是叹息道:“世人都以为乾天军此次,是必败无疑吾此时却知君上,已据于不败之地‘日之前,吾宗宫主也差点被人劝动,欲与那一位,联手在东临云陆分一杯羹∫亏是此番宫主,未如前次那般贸然莽撞,骤下断定而是遣老夫赶至,亲自过来看了看——”

这声音是突兀之至,忽然而然,就在宗守的耳旁响起

却让人奇怪的是,周围之人,除了孔瑶之外,都无所觉

宗守心中微紧,回首望去只见身后之人,赫然有些熟悉,记得数年之前,在他从东临之东赶回乾天山时,彼此见了过好一次

那言语是让人颇有些心惊肉跳之感,宗守心神微沉,面色也是皮笑肉不笑:“原来是严庄主驾临!”

眼前之人,赫然正是严凡,竟也不知是何时,到了宗守的身后

此时正恍若未闻的,看着一旁的孔瑶:“君上慧眼识人,严凡佩服!世人只以为孔将军,不过是一方守将之才,不堪大用却不意一旦统帅万军,却反能游刃有余以蜃光破敌,更是奇思妙想只是昨日的严凡,却也不以为君上,能够撑至午时——”

眸中异色闪动,又看向了那山脚之下

宗原之名,那种种不可思议的战绩,早已众人皆知其人将才,他早在数年之前,就已知晓

却未想到,这宗守的麾下,竟还有一个任天行!

观其用兵,多半又是一位无双将种!

说了这么多,宗守心中却稍稍安定了一下至少这一位,看来并无恶意

果然随后,就听这严凡的语锋一转:“恭喜君上!此战之后,乾天山至少可得一百二十万精兵!征伐异界,或有可能!”

——确可算是精兵!经历了这等样的修罗沙超被夜魔族的强兵逼迫能够存活一日夜而能不死,那么即便是较之他留在乾天的那些百战之兵,也不会差了

哪怕放眼整个云界,也同样是一等一的强军!

可催锋折锐,可固若磐石!

聚在此地,多是不到三旬之人,在这灵潮大起之时未来也不知会有多少人,从这些战卒中成长起来※阶玄武宗,甚至七阶天位武宗,也有可能

若是能使之倾心效力,便是乾天山的支柱,脊梁!

孔瑶在旁静听,此时闻言,却是怒目微睁,冷冷瞪向了严凡

似这等样的精兵,固然不错却是需得经历残酷的厮杀,才可磨砺造就出来

此地二百万人,今日过后,能二者活一就算不错

若是有可能,她情愿不要!

身为统兵之人,若是在乎这些,不知爱恤士卒性命,那也就离败亡不远!

今日种种,不过是不得已而为

严凡一怔,随后便尴尬一笑:“是我失言!严凡别无他意,只是看好君上,不久后开拓外域之举而已”

神情蓦地一凛,含着凝然之色:“道门退出!我节要在所有收益中独占两成五!”

胸中隐隐有种迫切之感,今次这机会若是放弃,节诸门必将后悔莫及!(,

南京新协和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石家庄九州皮肤病医院口碑怎样
如何预防不孕不育
哈尔滨医院治疗男科哪好
汕头做妇科检查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