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攀枝花信息港 > 历史

叩问春拍报告之三谁能建立未来拍卖的诚信规

发布时间:2019-10-13 01:28:37

【叩问春拍】报告之三:谁能建立未来拍卖的诚信规则?

银座国际拍卖“鉴证备案”专题拍卖成交一览表(一)

导语:中国艺术品市场从20年前的萌芽,到如今的全球艺术品交易市场的,这段历程有人欣喜,有人悲哀,喜的是中国成为全球艺术品交易为活跃的国家,悲的却是层出不穷的诚信问题,其中包括伪作、赝品、拒付款等等问题,而在这所有的问题中,诚信成为争执多的关键词,不管是对拍卖公司,还是对竞买人,都会面对着诚信的问题,尤其是拍卖行,在征集拍品的过程中,如果没有严格的把关,就会造成以下各个环节的问题,而中国拍卖行中的“不保真”规定则成为这一问题的保护伞,如何从源头上进行把关,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

任何一种市场行为都需要规则的约束,艺术品拍卖领域自然不是个例外,赝品搅乱了艺术品拍卖既有的诚信。2014年春季拍卖会中,采访到了一家拍卖行当代字画部的负责人,她告诉,这几天的预展中,已经撤拍了好几件当代名家的作品,原因就在于这些当代画家自己发来了邮件,告知这件拍品的真伪有问题,但是在征集的环节中,送拍者甚至还拿着画家与作品的合影,以及各式各样的鉴定证书,而这一度让拍卖公司也是很无奈。

鉴证备案专题拍卖带来的“市场效应”

2014年银座国际拍卖的“中国当代书画”专场拍卖中,18件作品引起了场内藏家的关注,因为这些作品均是出自雅昌鉴证备案,由艺术家本人进行鉴定,并出具相关的证书,筹划这一专题拍卖也是银座拍卖张黎明一直在准备的,“银座的拍卖吸引人的就是在于质量,一定要在藏家寻找到真、精的作品,所以这就要求我们的业务员在征集的过程中非常的严格,尤其是真伪的方面,而这次和雅昌鉴证备案的合作也是基于这一方面的考虑”,张黎明对雅昌艺术说到。

银座国际拍卖“鉴证备案”专题拍卖成交一览表(二)

18件经过艺术家本人进行鉴证备案的作品来自于何家英、李津、南方、潘公凯、宋雨桂、方增先、彭先城、杨吉奎、裘缉木、宋唯源、郭慧庆、塔琳托娅、南海岩等着名中国当代书画家,18件作品100%成交,平均成交价均是估价的2倍左右,而在现场的拍卖中,对于这18件拍品,有藏家表示,因为不存在真伪的问题,所以在价格的考量上会适当的放宽一些,所以竞争也是相对比较激烈。

其中何家英的作品《掬花图》终以189万元成交,成为鉴证备案专题中价的作品。何家英创作于2000年的这张《掬花图》,约6平尺左右,是何家英早期的精彩的工笔女性人物图,近三年的拍卖市场中,何家英创作于这一时期的作品,本张则是2011年之后成交价的拍品。

彭先城创作于2004年的作品《马球图》以60.9万元的价格成交,更是创造了彭先城个人拍卖的纪录,亦是超越估价的2.3倍。而此前彭先城这一题材的作品则要数到2005的中国嘉德拍卖,成交价格也仅有十万余元。

李津和潘公凯两位艺术家是在2013年秋拍时,与雅昌艺术和银座国际拍卖签署战略鉴证备案合作,而此次两位艺术家上拍的作品,其中李津的1.4平尺的作品,共有三张,成交价均在11万元左右,为估价的1.9倍,和李津在一级市场流通的价格基本持平,而潘公凯的两张作品则以估价的2.7倍成交,终的成交价格为27.6万元。

正如张黎明在接受采访中谈到的“真、珍、精”的问题时的表述,“当代的画作中,我们都会请艺术家本人进行鉴定,一旦出现了真伪的问题,必须撤拍”,张黎明进一步表示,银座国际拍卖的定位是一家中型的拍卖公司,这种中型的拍卖公司是指数量上,在质量上一定要做的拍卖公司,不能是“失信”的公司,一旦有了真伪的纠纷,那对于拍卖行的诚信和品牌建设都是没有好处的,如何能够在这么多公司中脱颖而出,成为诚信拍卖公司,是银座拍卖在场拍卖中就在思考的问题。

从署名鉴定专场到鉴证备案的水墨布局

谁来鉴定?这成为银座拍卖在征集过程中所面临的的主要问题,显然对于这个问题,银座拍卖的徐斗则是成竹在胸。2012年北京银座首拍中,“中国书画-五大名家”专场引起了业内的注目,这对于刚刚成立的银座拍卖来讲,是一次尝试,但是对徐斗来讲,是一场准备了许久的“战争”。五大名家分别是署名鉴定 “王雪涛专场”的徐健、“董寿平专场”的李砚强、“黄胄专场”的刘志远、“李苦禅专场”的丛者明、以及“范曾专场”的徐斗。五位专家均为业内的人士,都是着名的收藏家和权威的鉴赏家,从事中国书画行业的时间少的都在二十年以上,属于在内地艺术市场尚未成型之时便已在其中“拼杀”的行业元老级人物,其专业水平和经验毋庸置疑,“五大名家专场”百分百的成交率和1.43亿的成交总额就是直接的说明。

何家英 《掬花图》 2000年 成交价:189万元

“做这件事情,在银座拍卖刚刚挂牌的时候,就已经在策划了,在这个行业里将近三十年的时间,对那个人看谁的作品已经非常清楚了,当然并不只是做五位艺术家的专场,第二场就推出了八大名家专场,将来也还会做更多的专场,重要的是要能找到审定这些艺术家作品的权威者”,徐斗对于专家署名鉴定专场信心满满。在徐斗的选择中,署名鉴定的不一定是家属,更不一定是所谓的专业人员,而是会尽量的选择一些在市场上大量过过手的行家,他们大多很低调,不喜欢抛头露面,不是所有买家都能接触到的,但是现在通过这样的一种署名的方式,让买家有一个印象,而后通过一场场的沉淀,真的专家就会慢慢的被市场所认知,也能提高客户和公司的粘合度。

而在第三场的拍卖中选择和雅昌鉴证备案合作,成为银座拍卖在当代字画另类“保真专场”中的重要举措。“当代书画表现活跃主要的原因是真伪问题相对好解决,因为艺术家都还在在世,但是和雅昌鉴定备案中心合作,意义在于能和艺术家、收藏家等几方形成互动,让大家买得更放心,而且雅昌做的鉴证备案数据库是可以传世的,未来会彰显更大的价值。”张黎明告诉。

银座拍卖在中国当代字画的设置中,亦是从学术价值的角度出发,对于这部分的拍卖,除了推出“保真”专场之外,银座拍卖并不想将其仅仅作为一种生意,更希望能够借助相关的平台,推出学术型的艺术家。“虽然当代书画真品度高,但是并不像近现代书画已经是盖棺定论,是经过时间沉淀下来的,而当代书画每天都有不同的新人出现,数量很庞大,令收藏家很迷茫,不知道什么样的作品才值得收藏。所以我们要做学术型的当代专场,做对未来有影响的艺术家,我们一直在部署,没有把当代当成一个单纯的当代板块在做。

是什么造成了中国艺术品拍卖的“失信”?

以银座国际为代表的新兴拍卖公司,秉承了诚信的传统,而中国艺术品市场中所出现的“失信”问题并非一日之寒。2011年,中国艺术品拍卖收入成交金额达100多亿,成为世界,而在1994的时候,中国股份拍卖公司——中国嘉德拍卖拍只有80万元,相对于其他的投资市场,文物艺术品所显示出的诱惑力更大,参与市场的人在获取利益和狂热的追求对于拍卖行的挑战巨大,尤其是在真伪的问题上,更是出现了送拍者知假送假,而拍卖公司则是知假拍假。

彭先城 《马球图》 2004年作 成交价:60.9万元

从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来看,目前大众不满意的诚信问题涉及如下几方面的市场主体:委托人、拍卖人、鉴定人、竞买人、买受人、相关政府管理机构以及媒体等。首先是竞买人、买受人的诚信问题,突出的是拖欠货款问题。这对拍卖行的生存造成很大的打击,一些拍卖行险些因此关门倒闭。其次是拍卖人的诚信问题,主要有:虚假注册、假图录、假标价、假成交额、假拍拍假,导致市场和社会公信力发生问题。这种虚假加上恶性竞争造成的影响是,拍卖公司数量越来越多,征集拍品的机会愈益减少,征集拍品的交易成本增加,全国三成拍卖行勉强度日。

第三是委托人的诚信问题,制假托假、恶俗炒作,使得拍卖行面临赝品冲击,同时也使得真正的委托人信心不足,使得本来就僧多粥少的状况因委托人的惜售而更出现拍品瓶颈问题。第四是鉴定人、专家的诚信问题,如“金缕衣”、“汉代玉凳”等惊天骗局涉及的专家都是国内权威。是政府管理和监督机制上的漏洞,对于假拍、拍假等缺乏有效的监督、管理和制约措施。

在上述的所有诚信问题中,如果说古代艺术品更容易出现真伪问题的话,那当代艺术品亦成为了重灾区,尤其是当代字画部分,包括王明明、田黎明、唐勇力、何家英、史国良等众多艺术家都成为制假者追求的目标人物。“现在当代书画造假已经形成一条完成产业链条,都是一条龙服务。”着名当代画家史国良说,“我也是这个链条上的一环,如果我打假,就会牵动整个链条的运作,成为众矢之的,拍卖行、画廊等都可能站在我的对立面,可能也就的买家会站在我这边,因为我们都是受害者。他们不怕法律,因为法律有漏洞,而且现在我国也顾不到这个板块上来,有恃无恐。”

而当作伪字画横行的时候,鉴定似乎成了一道坚守的防线,而不良鉴定的搅局又让这一道防线岌岌可危,行家、专家、艺术家本人鉴定究竟是谁说了算?而在证作伪的当下,鉴定证书更是成为了笑谈。人民曾经撰文:当代字画界鉴定是几张大嘴都在说,一双小手在暗处紧捞。而权威丧失是当代字画鉴定中的漏洞,因为说话的嘴巴太多了,表面似有群雄割据的态势,实则一个作伪的乱局,成为某些人捞钱的好由头。

结语:伴随着拍卖资源的枯竭,中国当代水墨日益成为市场的中坚力量,而参杂在艺术家和市场中的真伪纷争,亦是越来越多,作为连接双方的平台——拍卖行,如何能够建立诚信拍卖的平台,成为未来拍卖行取胜的关键因素,银座拍卖从成立之初就已经意识到鉴定在整个交易中的重要意义,而雅昌艺术推出的鉴证备案,则是为未来中国艺术品市场保驾护航,真正的从源头上遏制伪作。

电脑怎么打开微商城
微商城电脑版
如何制作手机小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