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攀枝花信息港 > 旅游

冥尘贯 第二三〇章 老槐黑影

发布时间:2019-09-24 19:53:08

冥尘贯 第二三〇章 老槐黑影

从老唐槐上轻轻飘落一团黑影,如一件衣服一般,悄无声息扑地。

几个村民全都垂首而立,好像已经站着睡着了。树叶沙沙沙地响着,仿佛好多人在一下一下地咀嚼着干硬的馒头片。

黑影慢慢缩小,最后竟然拢成一小堆。

楚江童和眉月儿随后从树上跃下,望着“卜卦盲人”:他脸色模糊,只看见两只白白的眼球,直勾勾地瞪着。

眉月儿突然飞出银簪,挑向卜卦盲人――奇怪,轻如片羽,没有什么感觉。眉月儿一惊,卜卦盲人并没有在地上。

楚江童顿时明白了,嗖――玄武霸天剑向树叶间飞去,锋利的剑刃削裂树叶,发出咝咝地响声。

老唐槐上,毫无其它动静。

眉月儿急忙闪身,跃入树隙间。这时,地上的一堆青色衣物,忽地飞起,向着树里升去。玄武霸天剑旋即回转拦截,飞速砍削,衣服碎片,纷纷扬扬地飘落了一地。

楚江童身轻如燕,脚蹬树枝,紧紧地盯着树叶间。

这时,卜卦盲人发出一声冷笑,却看不到他身在何处。

眉月儿运功向树叶间猛击几掌,一团白气扫动树叶,发出呼呼响声。正在这时,只见这团黑影向树下的奶奶飞去――速度之快,令人目不暇接。

楚江童再想吸剑,已经来不及了。

眉月儿轻喝一声:看簪――她的身影顿时不见。

楚江童只好运功发力,冲奶奶击去。然而,奶奶的身子已经平地而移,向着墙上撞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机,突然,从奶奶的手中,唰唰唰――飞出无数根银簪,插中黑影。黑影大叫一声,倒地复又弹起,上气不接下气的啊啊嚎叫着。

奶奶被楚江童拉向一侧,她注目盯着地上。

此时,卜卦盲人已经显了原形,双手捂着脸,身子不停地扭摆,一幅可怜巴巴的样子。看来,他的白眼球又受到眉月儿银簪重创。

眉月儿跃身显形,收簪停手,楚江童大声喊道:“小心,他是装得……”

话音未落,卜卦盲人已经出手,爪如铁钩,直抓眉月儿的咽喉,手腕上露出一块zǐ红色的胎记――

眉月儿迅疾跃起,再次甩簪射去:“好啊,果然就是你,我爹待你不薄吧,可你却杀了他,呀――我要杀了你这个禽兽!”

卜卦盲人低身闪避,手中竹竿呜呜作响。

眉月儿清楚地看到,他的竹竿已经不再如平常那样光滑,而是弹出一根根锋利的短刺,如同毒蛇的尖利牙齿!

真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这杀父仇“人”,就在面前,心中的怒火已经熊熊燃烧,无法遏制!

卜卦盲人虽然缺了一只耳朵,但是他的听力仍然非常超绝。他多以防守为进攻,不轻易主动进击。

眉月儿得出一个经验,这老鬼叟凭借听力,捕捉自己向他进攻的声音,然后再就势反攻,而且奇准无比,他将自己被动的防守转化为另一种主动。

虽然,眉月儿已经猜破对手的技艺特点,但还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生怕放跑了这个千年仇“人”。

卜卦盲人已经听到楚江童正在离自己十几步开外的村民身边,不可能瞬间靠近过来,还从眉月儿的轻微呼吸声判断――她就在自己身边,不到三步距离!

突然,他嘎吧吧折捋一下手中的竹竿。

眉月儿误以为,卜卦盲人这是要进攻了,于是,她飞跃而起,双手握簪,一招“飞蛇穿林”――直冲卜卦盲人的前胸。

腾――卜卦盲人侧耳静听,突然脚尖弹地,一个空中旋身贴,同时,手指一松,竹竿如一张断弦的弓一般,噔――弹向眉月儿的前额!

眉月儿一惊,迅速回手撤簪,然而,银簪还没有撤到一半,便感觉一阵强劲的邪风凶猛地抽来!

卜卦盲人牙齿咬得嘎吱吱响,他得意极了,以为这一竹竿,只要弹中眉月儿,不死也成重伤!

铛铛铛――楚江童的剑当空飞来,并没有去挡竹竿,因为已经来不及了,再说,如此的情形之中,若以剑挡竹竿,不仅磕不开它,反而还会因竹竿的柔韧,更会伤到眉月儿的后背,那样的话,岂不是害了她?

楚江童情急之中,以剑猛力砍向卜卦盲人的手腕,听到剑风,他迅猛回撤,但是剑刃已经凶猛地砍中竹竿,强大的剁力,致使竹竿反弹回来。

啊――卜卦盲人做梦也不会想到,楚江童使用了这一招“舍近求远”,他一方面防止竹竿反弹到自己脸上,另一方面防备楚江童的剑趁势砍向自己,因此,他急忙下坠,来了一个“横杆扫地”。

呜――

楚江童猛然记起泉韵中墙壁上的“冥衣附音”碑文……

唰唰唰……

玄武霸天剑像突然生出无数双眼睛一般,裂风碎云,横斩暴劈!

卜卦盲人双脚离地,此时,他的脑袋骤然一扭,显然是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不能离地。阴阳不可缺一,离地便等于失去阴极――然而,楚江童毫不迟疑,一剑剑,如风似雷,劈斩狂猛,错落有致!卜卦盲人双手握竹竿,忽地一招:流星坠地!竹竿嗖地向地上狂扫一阵,以极快的速度嵌入地里。

眉月儿看得真切,哪里肯放过他?银簪瞬间再次变幻,无数只银簪像蜻蜓一般,纷飞而来,直钉其双腿。

卜卦盲人只好轻点地面再次跃起。正在这时,楚江童旋身飞去一剑,直砍其双腿,卜卦盲人听力灵敏,双脚一缩,猛地射出手中竹竿,向楚江童前胸插来。

竹竿上的锋利蛇牙顿时飞张。

楚江童大骂一句:“畜生,果然凶狠!”

随即一个倒采莲蓬,剑喙在下,身体在剑的支撑下,甩弹而去。

卜卦盲人扭头一听,料到楚江童这是故意使的一招诈术,因此未做理会。

楚江童一看,将计就计,忽地贴地而行,眉月儿心领神会,与他双手相衔,互为轮轴,互为支撑,唰唰唰……

由于卜卦盲人的一只耳朵被削去,因此,听力与方向判断总有限制。尤其是楚江童和眉月儿这样贴地行身,他明明听到楚江童从空中甩出去了,却没想到,危险正在自己的身下。卜卦盲人双脚堕地――

啊!突然一阵钻心地奇痛,顿时双脚麻木,失去知觉!

只见两只白色的靴子,连同两只脚,被摔出老远。

卜卦盲人浑身血脉迅疾喷泻,惨叫一声,落地而伏。

楚江童奋力出剑,削向他的双臂,眉月儿伸簪一挡,簪出如花,呀嗨――卜卦盲人的双臂皆被穿透,随后,银簪上下翻飞。

这时,卜卦盲人一张嘴,原本黑黑的脸色,突然变得青zǐ,喉结抖动:两个老叟的说话声音在空中响起来。

啊!冥衣附音――快――

楚江童大吼一声。

眉月儿同时大喊道:“附音断喉――”

噗!噗!银簪直飞卜卦盲人的咽喉,穿透而出,只听见一声嚎叫――

楚江童不敢怠慢,才欲补上一剑,眉月儿一把夺过玄武霸天剑,一手握簪,一手执剑,冲着卜卦盲人厉声喝问:“老盲叟――我也要让你尝尝被杀的滋味,”

“眉月儿――哼,你别做梦了,我杀了你爹,你也不能把我怎么样?那复活之鬼不会放过你们的……”卜卦盲人几乎说不出话来了,却仍然不屈服。

眉月儿一剑刺去,只见卜卦盲人浑身抽动几下,头一歪,不动了。

正在这时,空中一个女人的声音痛苦地冷笑道:“卜卦盲人,还不快给我滚……”随之,卜卦盲人的尸体轻飘飘的飞起来,向着古城南侧而去。

楚江童料到这一具毫无价值的尸体放在这里也有碍观瞻,还是让复活之鬼连凤芝带走吧。

他仰头对着空中说道:“冥衣附音――哈哈,也不过如此,连凤芝,如今你的喉部已经受了重伤,还把一个可怜的卜卦老叟也给搭进去了,你算来算去,也没有把我们怎么样,听着,只要你一天不收手,我就随时奉陪!”

“好一个楚江童,算你聪明,接下来,待我养好伤后,再来找你算帐,哼,我的冥衣附音,威力不仅不会有半丝减弱,还会数倍增长……”复活之鬼一边咳嗽一边痛苦地说道。

“连凤芝,你不会得逞的,只要有我在,你休想踏入阳间作恶!”

“楚江童、眉月儿,你们挡不住我的势力,今年的四月十五日,我会让你们看到一个无法左右的局面!那是我送给你们的一份大礼……”

“你这个可恶的复活之鬼――阴阳之魅

冥尘贯  第二三〇章 老槐黑影

,如果你敢再出手,我会剥了你的皮,好吧,老子等着你!”楚江童恨恨得说道。

连凤芝的声音消失了。

村子里又恢复了宁静。眉月儿长长呼一口气,抬头望着夜空:“爹,咱们的大仇终于报了,您就在九泉之下安心吧……”

“连凤芝所说的是不是只是一个假意引导?让我们把目光定在四月十五日,还有一个月呢!”眉月儿不解地问。

“那个日子,倒像个奇怪的咒符,她将自己的计划或是别人的计划,推到四月十五日,让我们也去把目光盯向这个日子――这,的确很有趣!”

楚江童摸出,翻开日历:四月十五日!

巴彦淖尔治疗睾丸炎方法
揭阳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天津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去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的路线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能刷医保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